Tuesday, January 01, 2013

in your own time, there's no map to guide our way…

我無法抵抗那種誘惑,我想,即便到現在依然如此。
當那些習慣已久的聲響音軌從數位編碼跳出來,變成鮮活的生命體;有時它變得激昂劇烈,有如急速俯衝而來並且將你僅僅圍繞;有時它僅是平淡和緩,彷彿涓涓細流讓你感到靜謐舒懷;也有時它如此滿佈心機,乍聽如此輕盈最後卻莫名害你淚流不止……

2012對身邊不少朋友來說,都是太過驚喜與豐盛的一年,幾乎難以置信,在這座親愛的島嶼上,我們竟然有幸迎接了這麼多這麼多國外樂團的到訪演出︰Radiohead、Sigur Ros、Spiritualized、Keane、Noel Gallagher's High Flying Birds、Thurston Moore,還有Death Cab for Cutie、Yuck、The Vaccines、The Horrors……還有更多我不在現場的美好夜晚,就像是許許多多年份的心願一次實現,每個人都分別收到對自己而言最為特別的那份珍貴禮物。

而我的2012聆賞記錄,幾乎可以濃縮為活到現在整段生活的奇妙縮影,從小與母親一起聽的民歌、國中時期收集的卡帶、高中和朋友一起彈唱的歌曲、大學時期和玩團友人交換的音樂情報、職場上因為工作而認識或是深愛不已的國內樂團、深夜寫稿或做稿時不停歇陪伴一整夜的各種專輯……存放在不同記憶層格的歌曲,在一整年裡輪流出現,提醒我那些曾經擁有過的、美好與幸福每一個過去與現在。

最意料之外的,當屬是能在Legacy這樣近距離聽到李建復,那些與我現在聆聽習慣乍看相差甚遠的校園民歌,其實是從小開始與母親一起的生活記憶,各種經典專輯每一張都是從黑膠收到卡帶又進階成為CD,而當晚聽見他在台上說「我上一次開個人演唱會,已經是28年前的事情了」——那甚至是我人生的第一場演唱會啊!小學忘記幾年級的我跟著媽媽走進國父紀念館,不可思議地直到現在記得那景象,最後一次帶母親去聽演唱會,也是2005年李建復、蔡琴暨天水樂集之《一千個春天》。雖然今年只有我一個人坐在Legacy,聽見他依然未變的溫厚嗓音,就像想起各種回憶光景時那般柔和與令人心折的記憶光芒,某些屬於我們自己的生命故事依然閃閃發亮。

最難以言語敘述完整的,當屬Radiohead、Sigur Ros以及Spiritualized,那些縝密與精準的細節,只有現場才能張狂不止的巨大能量,即使是完全沒有事先預習,到現場也完全只能毫無抵抗力地被捲入其中、難以自拔。最感到經驗珍貴的,就讓我留給Noel Gallagher老大好了,因為我相信這輩子很難再有第二次機會,能站在第一排、以如此近的距離聽他唱歌,還被他那些老派的表情與手勢給逗得樂到不行(笑)。最美妙感動的,對我來說則是Keane與Death Cab for Cutie,有什麼辦法呢,那些愛了那麼那麼多年的歌曲,一聽到就讓我投降了啊……

應該還可以排好多好多2012之「最」,但是太多記憶實在很難分出高下,例如精彩重現的瓢蟲、糯米糰、脫拉庫、四分衛、歷屆團員到齊的1976,還有每年必定排在我的觀賞次數最多的Echo……每個夜晚都無法被另一個取代,即使有不完美也沒關係,就算未來有機會把同樣這些表演全數再看一遍,心情肯定也絕對不會相同。

不過在充滿混搭風格的表列之中,還是有最為瘋狂、相信以後的自己絕對很難再發生一次的衝動行徑︰那就是兩天一夜的香港臨時之旅、Carl Barat的突擊式免費演出!整件事情在凌晨兩點公佈消息、當日下午兩點公佈時間場地、當日晚上八點開始……而我竟然在幾個小時內考慮是否要買機票訂旅館,然後一大早起來完成該交的作業、訂票整裝衝機場轉地鐵找飯店見友人,有如一場祕密任務般的緊湊刺激!但是最令人嘆為觀止的都不是這些慌亂過程,而是在活動公佈的短短幾個小時之後,在某個地處偏僻的工業大樓八樓的奇妙場地內,竟然可以聚集超過兩百多名觀眾!!即使是免費演出,Carl似乎也很臨時地只準備了小紙條充當歌單,但是他和團員們依然誠意十足地唱了接近七十分鐘,無論是Libertines時期、DPT時期、個人solo時期歌曲皆有涵括,另外附加深夜街頭的幸運偶遇,這一切要是沒有香港好友們的幫忙,根本就完全無法實現了嘛!


2012結束了,就像每一場演出最後,看著音樂人在台上揮著手說再見的那些畫面。
心愛的好朋友Val也在2012結束了她的單身生活,而我突然想起她曾寫過的一篇文章《句點之前的時光》︰「道別是一個在生活的篇章中不斷出現的句點,而我們其實總是希望,可以把這段美好的句子寫得長一點、可以抵禦著句點的收服。/即使僅僅是片段的音樂而已,也足夠將我們拉回,句點之前的時光。」
就像是我們每一次都一定會拍紅了手不停喊著安可,總是確信這樣可以稍微延後離別的感傷。
也許只要那種雀躍的心情一直拍動下去,美妙的記憶就會不斷延長。

親愛的2013,仍然繼續期待會有更多現在的我無法預料的驚喜。



(( Read more...))

Monday, June 11, 2012

when it happens, it's just purer than anything else...

年紀越來越大之後就開始相信自己將會越來越懶散(果然部落格本身已經該死的證明了這點),於是今年初就決定要在還有力氣與衝勁的時候,認真多看一些表演吧,而這樣的發願也難得地讓我的行事曆確實填上不少計畫,並且盡可能實際執行中……
沒有任何事物能取代一場表演所留給自己的那種鮮活、明亮、有如呼吸吐吶一般只與自己共存、並且完全無法將那份感受確切複製或轉述給他人的美妙與喜悅。
也許就是這些難以解釋的情緒,總是害怕心愛的樂團解散,也會為了某些重組而惹得再度心神蕩漾。同時也年復一年地願意乖乖認真工作,為了那些不時害我想要拎起行李飛往異地的神奇召喚而一點一滴儲備微薄資金。至少這是目前為止尚未失去的動力來源。

在試著努力看表演的幾個月來,從一月等到五月,也終於等到了這部紀錄片。
不看一下、不寫一下的話,好像總是覺得心裡掛著什麼似的,不過看完之後也沒有因此解開什麼,真是說不上來。

《There Are No Innocent Bystanders》,The Libertines的紀錄片,主要記錄2010年為了Leeds與Reading音樂節而暌違六年後的重組演出過程。2011年4月在東倫敦影展首映,之後導演進行修整、剪輯附贈的花絮,並為影片本身加上字幕(這很重要),再透過PledgeMusic網站類似邀集歌迷投資的預購方式,在2012年正式發行DVD。

(以下包含劇透,雖然紀錄片說劇透很奇怪,但因為忍不住引用了很多片中對話,還請隨意XD)



「總有一件必然的事情會發生並且改變一切……」(Peter)

到現在我都還記得2010年3月那天,在網路上看著完整轉播的Libs重組演出記者會影片,看到他們四人笑顏逐開、嬉鬧玩笑,自己是如何激動落淚。只是越接近演出日期,除了期待所帶來的緊張感之外,過程之中NME的幾番追蹤報導,也讓心情略感複雜(例如NME在雜誌中曾暗示被要求禁止採訪Peter,而他本人並不知情)。當然這只不過是我這種過度敏感的粉絲心結作祟吧,畢竟最後演出全部順利完成,歡樂情緒也在歌迷間洋溢了好一陣子。

或許是現在看到這部影片時,當時那些莫名難解的情緒又再度回來了。
尤其影片剛開始,聽到的就是Erik Satie的鋼琴曲〈Gnossiennes No.1〉,彷彿預言了最後將會溢滿的悲傷情懷,讓我幾乎一開頭就想大喊︰導演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只想試著陳述事實。這次重聚有著極為歡愉的時光,但最後卻成為一次非常、非常悲傷的體驗,幾乎有如當年樂團解散時那般傷感。他們仍然擁有足夠的創意,能做出一些可能成功並且令人興奮的作品,但一切並沒有太多改變。」(Roger Sargent,The Sunday Times,2012 Mar 18)

對於這位從Libs初期就不斷為他們拍照至今、與團員們有一定熟稔度與信任感的導演友人Roger Sargent來說,顯然他不用太擔心四人分屬不同經紀公司之間的煩瑣溝通,也不會過於著墨在報章媒體早已講到爛的八卦話題,得以聚焦在「重組演出」這單一事件上。畫面一開始就是四人終於再度相聚,最後當然就是不負眾望站上了十數萬觀眾的Reading大舞台。至於中途提及的任何往事回顧,照片史料最為齊全的他,自是不假外求,擁有充分發揮的空間。

暌違六年之後難得重聚,也讓大家看見與表面印象大不相同的Libs︰為了演出而認真進行的練團計畫、對於和弦對錯的嚴格要求、對於吉他橋段的修正、對於歌單內容的爭執與各持己見。甚至會看到他們在Forum後台像個初登場樂團般侷促不安、背誦樂譜、團員環抱打氣等等……那些慣常以為Libs絕不會在意的事,或許正是重組演出順利完成的關鍵。

至於其他部份,卻全都瀰漫揮之不去的感傷。無論是對於昔日回憶,或是對於未來的不確定。並且越是接近圓滿結局的時刻,越能感到在終於完成某種懸念——再度四人一起站在舞台上——所帶來的喜悅之下,同時相伴而來的濃郁傷懷。倒不是因為他們從此宣佈劃上句號,而是相反的,正因為每個人言詞中都保留某種程度的期待,更對比出這麼多年之後,每個人都已經有所改變,不可能再像當年那般三餐不濟還拖著音箱搭乘巴士四處跑場,表演也不再只是自己玩爽就好,現在必須想得更多、看得更遠,必須考慮到所有團員的情緒、音樂呈現出來的樣貌、觀眾對此的期待、產業環境的現況、經紀公司或是背後商業機制的操作等等,一如Peter在接近尾聲時所說,儘管他知道彼此都對這件事非常在乎,但是「在此之前卻必須透過龐大的機制才能讓它啟動」。

那份感傷,也不再單純只是Peter與Carlos到底要不要或能不能再次一起玩團,而是明顯感受到兩人在想法上的各種歧異,正隨著時間流逝而逐漸擴大,尤其眼前出現的明明是Reading現場的熱烈場面,卻聽著Peter說︰「但他不再信任我了,他不信任我已經很久了」,或是在後台慶功的熱情擁抱之後,卻聽見旁白搭配Carl說︰「我很樂意繼續,不能那樣做也讓我很受傷,但就是沒那麼容易」……相對而言也能發現,雖然Peter認為自己已經準備好重新開始、關於未來是否繼續只等待Carl做出決定,然而他在練團期間的突然缺席,或是對於商業運作的不滿,或許仍是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因素之一。

表演與回憶之外,其餘部份可說是非常歌迷限定,例如在談話中順口而出的「Mr. Lombard」、「Pigman」這類暱稱,不加說明也許會一頭霧水不知是在說誰。穿插其中的東倫敦回憶之旅——歌迷早就熟知的Libs相關景點——由Carl獨自充當導遊,回到兩人曾同居在Holloway Road以及Teesdale Street的住處、位於Brick Lane的貝果店The Beigel Bakery以及歌迷持續塗鴉留言的Libertines小巷。儘管那些是我喜歡的橋段,卻也擔心對於不熟團史的觀眾來說稍顯突如其來(但並不影響觀賞情緒)。例如,為何是貝果店?不僅僅為了解釋東倫敦在藝術與創作發展上有其地緣重要性,同時不也正是因為Roger Sargent當年在這間店門口拍下了他們的經典畫面嗎?XDD

「我想最大的成就,便是我們成功地克服了彼此的差異,在一切麻煩事件之後,可以為了這些演出而再次成為朋友,我認為這就是一種偉大的成就。」(John)

在尾聲,我的心情隨著Satie的鋼琴曲潛了下去。終究這些畫面記錄的只是一段過程,而無論是過去、現在與未來,所有發生的故事或許確實都與每個人——無論團員或觀眾——脫不了關係,不免覺得片名《There Are No Innocent Bystanders》實在取得太巧妙,這句話甚至是來自於當年拍下DVD封面那組照片時,恰巧噴漆在背後牆上的塗鴉文字而已。「真的無關乎其他任何人怎麼想,因為我能看見他發自內心地樂在其中,感到他能夠開心地與我待在同一個樂團,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Peter最後臉龐掛著淚水,說著這段話。而我想,對於我們這些歌迷來說,曾經誰對誰錯現在也已經沒有關係了,只要能見到他們飛揚歡快地站在舞台上,同樣也是最為重要的一件事吧……


「那就是我身在The Libertines所得到的幸福感,無可比擬,有如風雪一般純白無暇,並且珍貴。」(Carl)







(( Read more...))

Tuesday, January 03, 2012

in search of something greater than the person he'd become...

並不是年終榜︰那些陪伴我的2011專輯們 (下)


Carl Barât - Death Fires Burn At Night (EP)
(Release Date: 2011 July 18|Label: Arcady Records)

儘管數位發行確實是種時代趨勢,不過沒有實體唱片的話,我還是很容易就會忘記它的存在(嘆)。身邊親友也因此幾乎沒注意(或不知道),其實Carl不只在2010年底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又在2011年中發行了這張EP,但是僅有數位下載而沒有實體販售。
內容組合其實有點詭異,是將兩首原本僅是日版bonus的歌曲重新錄製,加上一首在Libertines極早期便和Peter合寫但從未正式發表的歌曲,再加上一首翻唱自The Langley Sisters的歌曲,另外還有四首現場錄音。感覺上比較像是回饋歌迷路線(確實在此EP發行同時,亦推出個人專輯「特別版」,原本十曲再多加上這八首可一起購入,也僅有數位發行才有此優惠)。

據說是因為〈Death Fires Burn At Night〉這首歌在現場演出時總是反應熱烈,偏偏又只有日版專輯才有收錄,收到不少相關詢問,才後續衍生成為一張EP。另一首〈This Is The Song〉也是同樣狀況(不過原本在日版專輯以及表演時一直稱為〈Irony Of Love〉)。兩首歌都經過重新錄製,因此讓我對於「為何後者的新版本要將歌聲加上如此大的回音效果」始終深感不解——當然也有人很喜歡這種做法。但它確實是一首好歌,初嚐彷若甘甜,之後卻能湧出某些苦澀的情緒反餽,比個人專輯中某些歌曲都更適合這個向來嗜喝威士忌的男人。
至於那首在Libertine時期從未正式發表的〈Grimaldi〉(原名為〈Ballad Of Grimaldi〉),自從Carl解散DPT之後,便在各種個人演出場合持續以不插電形式演出這首歌(同樣的,Peter也持續在自己的場子做同樣的事),畢竟聽慣兩人皆以民謠吉他先舒緩再激昂的演繹方式,這個錄音版可是破天荒的(?)改編成強烈異國情調,呃……喜好與否各自評斷囉。至少這首歌目前算是唯一一首同時存有Peter錄音版與Carl錄音版、並且風貌截然不同的歌曲(Peter的版本收錄在09年《Broken Love Song》單曲b-side,僅發行七吋小黑膠版本)。
〈Sing For Your Supper〉是翻唱The Langley Sisters的作品,熟知內情的話便知這是一種如何的家族路線(無誤)。不過真正三姊妹的原唱版本其實與這張EP發行時間接近,很難第一時間發現是翻唱,並且這首歌的抑揚頓挫也很適合由他來發揮。

基於私人執念,還是很想對Carlos說︰原版本的〈Irony Of Love〉真的就錄得很好了,你應該對自己再更有信心一點的啊(再嘆)。

【私心推薦】This Is The Song







RKC - British Plastic
(Release Date: 2011 October 31|Label: The Sycamore Club)

因為真的很喜歡首張專輯,加上09年那次在後台太過開心的面對面經驗,到現在一直默默關心著RKC(完整名稱為Roses Kings Castles,也就是前Babyshambles鼓手Adam Ficek的個人樂團,最新發行則直接使用RKC簡稱為名),就像持續關心朋友動態似的(明明就不認識XD)。
繼2009年先後發行的特製卡帶與EP以及2010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之後,本以為2011年的最新專輯仍是交由360° Music處理發行相關事宜,收到之後才發現Adam又開始了他那獨力經營的辛勞模式,完全有如第一張專輯發行時的狀況——不僅是自己寫歌錄音、設計包裝,同時也自己處理訂單、回覆詢問郵件、在推特與臉書以及所有可能的地方不厭其煩地發佈訊息,並且還自己負責訂單寄送,甚至會貼心到把所有商品都事先簽好名——持之以恆的耐力讓我實在很想給他五顆星(認真)。

這張專輯也與前Babyshambles吉他手Patrick Walden一起合作(我多懷念他那凌厲的音色啊),加上Adam原本就頗偏愛的電音聲響(平時的他可還有一個身分是DJ呢),繼續毫無畏懼地試驗並且融合出與首張專輯那般民謠清爽截然不同的層次風貌——在網路上看到至少兩篇雜誌樂評,竟然都不約而同地用了“boldest”這個字來形容(「最大膽的一張作品」)。就算有著不順遂、有著自己未必能夠化解的困境,可是Adam彷彿能夠持續他的毅力以及各種奇想,在音樂中,在畫面裡,在他繼續親手包裝然後到郵局遞送的每一件包裹之中,在2011的夏天,以及往後所有未知的日子。

【私心推薦】Kittens Become Cats







Noah And The Whale - Last Night On Earth
(Release Date: 2011 March 7|Label: Mercury Records)

看來失戀果然特別能夠激發創作慾(笑),第二張專輯《The First Days of Spring》至今依然是我對他們最偏愛的一張。不過去年的新作《Last Night On Earth》則改頭換面,積極奮發地令人十分愉快,對我來說頗有正面能量,偶爾遇上心情低氣壓,只要從第一首〈Life Is Life〉開始播放,似乎就能讓情緒跟著旋律漸漸輕緩起來。不只是想像而已,專輯中的每首歌,似乎也都在傳遞這樣的勇敢與冒險之心,無論未知的前方會有什麼,故事總是在踏出下一步之後開始的。

延續他們對於影像的熱愛,這次前前後後累積之下MV也拍了五支之多,依據發表順序分別為〈L.I.F.E.G.O.E.S.O.N〉、〈Tonight's The Kind Of Night〉、〈Life Is Life〉、〈Waiting For My Chance To Come〉、〈Give It All Back〉,不只五個人越拍越有型,飽滿的色彩與有意思的情節設定(尤其推薦啦啦隊美眉與外型幾乎完全相仿的兒童版團員的那兩支),也讓每次看他們MV都覺得很愉快——我到底用了多少次「愉快」兩字?哈,可見這張專輯實在讓我心情大好,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平時太習慣依戀悲傷曲調了。

在2011年,這個樂團的回歸對我來說就像是陽光一樣的存在,連去年五月在英國看到他們演出後也覺得真是滿心愉快,那些輕鬆甚至搞笑的片刻記憶,幸好之前已經有乖乖記下而留在這裡

【私心推薦】Life Is Life







Smith and Burrows - Funny Looking Angels
(Release Date: 2011 November 28|Label: B Unique Records)

開始寫文之前,以為去年被我歸類為「常聽的樂團/歌手有發表新作」的設定法,應該會讓數量減少,結果挑一挑根本超多,幾乎不知道該選誰才好……
不過,能在2011年底,再度聽到Editors主唱的聲音,深深覺得真是個不錯的結尾啊。Tom Smith(Editors)與Andy Burrows(Razorlight)的兩人組合,以聖誕節為主題的專輯,雖然令人很擔心將會有如商店掛滿的那些鮮豔飾品一般,在節日過完之後就讓人失去興趣,各家樂評也很慘烈的送上一顆或兩顆星的冷淡分數,不過到底我還是很懷念那樣熟悉的聲音,大概就像在節日收到一張許久沒連絡的友人賀卡那般;也許卡面上的內容平凡無奇,但卻毫無緣由地突然對過去充滿了懷念,並且為了重獲音訊而單純地感到滿心暖意。
也許應景音樂容易過季,但同樣也可以理所當然地,等待新的一年是否還會有更多驚喜。

【私心推薦】This Ain't New Jersey







其實一開始在紙本上列了好多,沒想到每一則都被我廢話太長,或是許多僅是靈光閃動卻無法好好轉換成文字。沒寫下的許多始終在聆聽慣性之中的名字,例如Patrick Wolf、The Decemberists、The Dears、The Strokes、Glasvegas、Baxter Dury、Snow Patrol、The Kooks、Fionn Regan、Low……等等等等無法盡數,去年都有發表作品,諸多大咖如Coldplay、Noel Gallagher等等亦是不用多提,更多則還有一票新團也來勢洶洶幾乎令人手忙腳亂……那麼,2012年也讓我就這樣慌亂而歡快的在音樂中繼續暈眩下去吧!(好弱的結尾)XD


最後留下去年看過的表演列表,不算太多但已心滿意足。只想記住那些光線閃耀並且總是希望永遠不要結束的,許多個夜晚︰


2011/01/23 回聲尾牙慶功集氣會, 四四南村Simple Market, Taipei
2011/03/19 陳昇, Legacy, Taipei
2011/03/18 Ed Harcourt, The Wall, Taipei
2011/04/09 回聲樂團, Legacy, Taipei
2011/05/10 Peter Doherty, O2 Shepherd's Bush Empire, London
2011/05/13 Noah and the Whale, HMV Institute, Birmingham
2011/05/14 Peter Doherty, HMV Institute, Birmingham
2011/05/15 Peter Doherty, O2 Academy Liverpool
2011/05/18 Peter Doherty, Manchester Academy, Manchester
2011/05/19 Suede, O2 Academy Brixton, London
2011/05/20 Suede, O2 Academy Brixton, London
2011/05/21 Suede, O2 Academy Brixton, London
2011/05/28 Guillemots (acoustic set/free), Rise Record, Bristol
2011/05/28 Hurts, DOT TO DOT Festival 2011, O2 Academy, Bristol
2011/06/25 回聲樂團, 海邊的卡夫卡, Taipei
2011/07/02 Dean & Britta play Galaxie 500, The Wall, Taipei
2011/07/30 The Cranberries, 南港展覽館, Taipei
2011/08/05 Suede, 南港展覽館, Taipei
2011/09/19 Linkin Park, 南港展覽館, Taipei
2011/11/09 The National, Duo Music Exchange, Shibuya, Tokyo
2011/12/12 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 Legacy, Taipei



※若是先看到這篇→這裡有上集喔XD


(( Read more...))

oh I should learn to know what to keep, what to let go...

並不是年終榜︰那些陪伴我的2011專輯們 (上)


每年都有太多的新專輯與新樂團,像是怎樣都追逐不完似的,依據我的低等專業與懶散程度也全然沒有排列年終榜的的可能性。不過不久前拜讀了Sylvia的這一篇之後,也跟著翻了翻自己在2011年所聽過的專輯們,即使無法排出推薦名單,倒是有不少原本一直有在關注的樂團/歌手在2011年發表了新作,有些令我驚艷、有些持平,也有些讓我略感跌倒但表過不提。於是就在年度交界的週末,想說簡單挑個幾張來小小留個紀念,無論喜愛程度是強是弱,這些都陪伴著去年各種不同狀態下的自己,有些甚至與音樂本身無關(笑)。結果一寫就寫到2012才完成,當然,純粹只是個人路線……(以下順序不按照喜好程度排名)



Guillemots - Walk The River
(Release Date: 2011 April 18|Label: Geffen)

我說真的,去年的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還要更愛Guillemots。
大概因為他們這張專輯害我中毒了吧。

從明亮之處乍然踏入黑夜的街道時,你總得花點時間才能適應那樣的昏暗光線,然後才能小心翼翼舉步向前。習慣之後你不再害怕,甚至帶點期待,一種混合著未知恐懼卻又莫名興奮的詭譎期待,你不知道會遇見什麼,也許很危險,也許很特別,但你忍不住探索,你想要一直走下去,想知道路的盡頭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借用他們的說法是,關於愛,也關於失去。
有時候我會想起那些壞掉的部份。那些並非事事圓滿但仍差強人意或者不時磕磕絆絆的生活,沒有真的非常勇敢但仍然繼續獨自上路的各種際遇,不寂寞卻很孤單的靜謐時光。總是懷疑,然後學會堅定。再度懷疑,再度試圖堅定。如此循環,像是放完全部歌曲之後又會自動循環的播放器。
這次的Guillemots不若首張專輯那般大量使用各式弦樂器以及鋼琴,也不若第二張專輯那樣加入電子聲響與節拍,倒是單純回歸為四件式樂器編制,並且吉他旋律實在是太令我著迷!那些自我反詰的內心掙扎式歌詞也處處打中我的弱點。
初聽之時其實並不習慣,在媒體迅速出現的數篇樂評似乎也反應兩極,甚至負評居多,但對我來說實在後勁強烈、餘韻濃厚,無可自拔地一再反覆——或許這只是我自己,與那些旋律所建立的親密關係。

去年在Bristol 的DOT TO DOT音樂節,原本滿心以為能夠好好觀賞一場他們的演出,看到團序才發現剛好與Hurts衝堂——DOT TO DOT的遊戲規則不是在同一個大園區內設立不同舞台讓你來回奔跑,而是串連Bristol當地的五、六間Pub,只要換好門票手環後就可以任意在這些場地進出,偏偏Guillemots與Hurts這兩場的地點相距最遠,即便其中一個只看半場都未必能順利看到另一邊——但是事情就是這麼巧合,下午當我跑去旅館附近的Rise唱片行晃蕩,結帳時就在櫃台發現了影印的簡單小DM,上面說Guillemots當天下午會在本店進行免費演出!於是雖然只是四、五首不插電歌曲的時間,卻讓我在最不受推擠又毫無視線阻礙的狀態下,愉快地享受著Fyfe的好嗓音,不僅是新舊歌曲兼備,看著團員們自己也很開心地隨著節拍搖擺或是笑著合唱,那短短的幾十分鐘就足以覺得相當美妙。(雖然我全身的細胞都在吶喊著好想聽到那首最愛的〈Sao Paulo〉啊,何況晚間的正式演出確實有唱呢,哎哎,表示這個願望必須繼續許下去。)

【私心推薦】Dancing In The Devil's Shoes
(啊啊我作弊了……在找影片的過程中,意外發現這個只有Fyfe不插電的版本,而它實在太動人,所以雖然並非全團都在,但確實是此專輯中我十分偏愛的一首歌……)







Elbow - Build A Rocket Boys!
(Release Date: 2011 March 4|Label: Fiction/Polydor)

這些年來,有時候覺得Elbow很遙遠,有時候覺得Elbow很激昂,有時候覺得Elbow很奇妙,有時候又覺得Elbow很低調……不過2011完全覺得Elbow真是好「世界和平」啊!
因為發佈消息的時機剛好,去年看過他們不同的線上直播(或事後轉播)演出大概就有四、五次,每次都看Guy大叔(雖然人家只大我兩歲)站在台上露出微笑,接著只要他一抬起手來揮舞,台下的大家就乖乖跟著揮舞,只要他隨意唱個一句後把麥克風轉往觀眾,台下的大家就乖乖也跟著重複那一句……那種乖巧的程度已經不需事先多做遊戲說明,實在是太可愛了!喜歡喝酒的他們還可以把鋼琴改造成隱藏版行動調酒吧(到底誰的點子?!),要不就是在某段歌曲休息之間給全團員每人都送上一shot並且一起舉杯乾掉,去年這張專輯甚至還特別推出了專屬啤酒……(說真的我滿想買的啊XD)

於是這張專輯,確實陪伴我渡過許多孤獨與哀傷時刻。
Guy大叔的聲音好溫暖,像是在最低潮的時刻也能相信有人會拍拍你的肩膀然後說,不用擔心所有一切都會過去的,像是你知道總會有人關心你並且成為支持你的力量,即使那只是一句話、一個擁抱,或是一首歌。
2011年4月號的Q雜誌裡,Guy大叔說︰「有人說,在歌裡會寫出“Love you, mate” 這種話真是超少見的……」(該歌詞出現於〈Friends of Ours〉,收於專輯《The Seldom Seen Kid》)記者說確實非常少見,Guy大叔繼續說︰「我不覺得耶,這很自然吧。你確實很愛你的夥伴們,不是嗎?我在每一通朋友來電的最後都會對他們說那句話。」
如果世界上的人都像Guy大叔這樣的話,那世界和平還會遠嗎?(笑)

【私心推薦】Open Arms







Brett Anderson - Black Rainbows
(Release Date: 2011 September 26|Label: B A Songs/EMI)

人啊真是很矛盾(笑),當先前Brett的個人專輯大量使用弦樂與鋼琴伴奏時,大家就懷念他與樂團為伍的搖滾風格,可是現在這張確實走回四件式樂器編制之後,我倒是私心懷念起他的前兩張專輯(指《Slow Attack》、《Wilderness》)。畢竟與Elbow的Guy大叔那種無差別式熱情擁抱不同,Brett不就該是冷調孤傲、帶些曖昧距離睥睨世界,若即若離讓你對他又愛又恨那樣嗎(誤)?
同樣帶些矛盾的則是,我在2010年底飛去香港看了他的個人演出,當時雖然仍屬於《Slow Attack》的巡迴期,演出陣容已是樂團形態,在那個當下,我確實無可抗拒的完完全全被那位吉他手給迷住了,迷幻共鳴不斷縈繞的吉他旋律、台上幾乎神經質的眾人互動與舞台光線,甚至連先前幾張專輯中原本只有小提琴或鋼琴伴奏的小品歌曲,現場都改編成更有節奏感與情緒性的嶄新樣貌……事後周圍親友多半不太相信我說「Brett的個人演出是多麼多麼好看」這種事,不過也沒關係,當時我就猜測他的下一張專輯必定會走回樂團路線。

不過偏偏與此同時,Suede宣佈重組了。
別誤會,這件事沒有不好,尤其如我這般對於Suede過度依戀的歌迷而言,重組真是太好太好的事了!恰好Brett狀態正好,能重新聽到許多Suede歌曲再度飛揚在自己眼前,就彷彿它們——那些對於平凡生活來說曾經非常重要的歌曲們——又再度活過來了,而這麼多年後的自己,依然是跟著笑跟著哭跟著跳跟著……失去自己(losing myself to you,嘿)。
就因為這樣,說真的,我突然不知道該拿這張專輯怎麼辦。我其實很任性的希望以個人名義發表作品的Brett,還是那般孤絕冷傲,彷彿世界怎樣變化都沒有關係,至少仍有一小方田地可以悄然隱匿的自行其道下去。現在這樣卻突然顯得輕鬆起來,或許是錄音版本經過修整的錯覺,記憶中在現場感受到的那股迷幻味道也收斂許多,雖說放鬆當然是好事一件,歌曲也確實順暢好聽而拉近了更多距離,但是我也稍微有點抓不到焦距……
噢,但是沒辦法的噢,我還是會忍不住繼續聽下去,因為他還是我的黯黑王子啊(攤手)。

【私心推薦】Unsung





※感覺實在太落落長,於是分成兩篇→這裡是下集




(( Read more...))

Tuesday, August 02, 2011

I want the style of a woman, the kiss of a man...

音樂新聞看成習慣之後,對於樂團之間的分分合合,似乎也跟著較能淡然處之(雖然根本還是不時哀怨亂叫一翻),至少相較之下,數年前在新聞發布當下深受打擊並且毫不理智的那個自己,才真正稱得上是激動莫名。

2003年,我在短短三個月之內兩度飛向英國,只為了一個名叫Suede的樂團。
那年12月12日,在Brixton看完解散前倒數第二場演出,我寫下︰「或許還會有那麼一天,我們將在asphalt world的城市盡頭相遇。」
那年12月13日,灰色陰雨的夜晚,在Astoria與歌曲做最後一次擁抱。毫無防備第一首歌他就唱了︰See you in your next life...

總以為當時的不捨與傷懷怎樣也無法抹滅,就算後來又看過Tears演出以及Brett個人專場,也無法預料這番奇妙的命運,即便2011年的我已經不再僅是專程為了他們而決定飛向倫敦,但確實我又回到了Brixton,只為了一個名叫Suede的樂團。

「真的如此輕易來到下輩子嗎?」
我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當然啦,知道他們要來台北,已經是在買了倫敦場次票券但尚未出發之間的事。
所能記下、並能成功化為文字的,總是遠遠不及親眼所見的。即使剩下的只是碎碎念,該寫下的還是趕快完成(否則就像2010年跑去香港看了Brett專場卻始終沒有好好留下紀錄,但我實在是好喜歡那一場啊),接著再過幾天,就可以專心準備迎接台北客場了,嘿!XD


---------------------------------------------------------------------------------

2011/05/19, 'Suede'

這次實在太沒有執念,事先連半首歌都沒有複習,連續三天也沒有陪著Mor一起排隊(所以沒什麼機會好好聊天,哎唷真可惜…)。加上前一晚在曼城看完的表演,心情始終不肯讓位,讓我無法快速準備好迎接必然熱烈的場面,但是——好吧,所有的顧慮根本在第一個鼓點出現時就消失了,直到最後一個音符結束,才發現自己仍然可以反射性地從頭跟著唱到尾。
樂團上台前的開場曲竟是Sex Pistols的〈Bodies〉,記得Brett曾說過,這是年輕時影響自己很深的音樂之一,或許從某種方式隨興想像,就像準備開始重溫當年那般熱血輕狂?於是角色繼續錯位,站在這裡的我們,其實也同樣在尋求某些「年輕時影響自己很深的音樂」啊。

看著眼前這個年過四十的男人,直到現在仍然可以理直氣壯地唱著〈So Young〉,仍然可以無比驕傲地以最長距離甩弄他的麥克風,仍然可以引誘大家一起合唱那句教壞小孩的歌詞(爆)……我忍不住偷笑了 XD
再過兩年這張專輯就要二十歲了,那些款擺、躁動、曖昧與沉靜,卻不令人覺得過時,始終也在我的認定中,是他們最為性感、令人充滿遐想的一張專輯。至今已經無法計算究竟反覆聽過多少次,依然不覺厭倦。
飄渺的〈High Rising〉仍然那麼美好,無法忘懷的〈My Insatiable One〉以及〈To The Birds〉,就像是早已沉入記憶深處的某些頁面,再次被翻閱開來。畢竟B-side歌曲的現場版本往往可遇不可求啊!聽到這些歌,甚或看到這個團,與其說是執迷不悟的迷妹追逐,反而比較像是跟自己的回憶重逢,我無心比較,只想放任情緒沉溺其中,迎接那樣的熟悉與暖意。

Stop making me older, start making me new...
伸出手,跟著唱。這兩句話永遠都適用。
就算再相逢彷若隔世,然而明白,彼此別來無恙。


---------------------------------------------------------------------------------

2011/05/20, 'Dog Man Star'

經典之必須,不在於它是否傳奇,而是無論經過多少年,聽到這些歌曲仍會惹我落淚。

同樣是DMS整張重頭唱到尾,毫無疑問03年ICA給我的強度還是破表,今年自己的心情顯然輕省許多,這無關某人聲音狀況好不好或是團員表現好不好的問題,畢竟對於當年而言,「DMS整張重演」完全是沒想過的事,狹小昏暗、只能容納三百餘人的ICA多麼有著祕密結社的氣味,那些幾乎禁忌不碰的歌,到底肯不肯唱〈Stay Together〉的懸念臆測……
完全不像這次直到這首歌都唱完前半段了我還沒反應過來,當然也因為Mor運氣很好地(該這樣說嗎)竟然在第一晚意外拿到第二晚的歌單,於是也算是事先破梗XD(嘿,並沒有抱怨喔,整個只覺得發生這種事真是太奇妙了!哈)
彷彿再醒過來就發現Brixton的DMS之夜結束了(喂)。
而且當視線的滿格畫面裡,很多時刻都只有某人襯衫上的局部條紋圖樣、並以實際尺寸填滿圖層的時候,我承認腦袋裡閃過比較多的念頭,並不是下一句歌詞要怎麼唱,而是我到底該把手放在哪裡之類的問題(啊這樣說是否很討打)……

無論如何,這還是我們的DMS。孤單卻不寂寞的〈2 Of Us〉,我那永恆結界的〈Asphalt World〉。
對這張專輯的複雜情緒,彷彿與摯愛的老友(甚至是,分手後的舊情人?)久別重逢。儘管每當獨自想起總難免傷懷,再相見時仍掩飾不住滿心欣喜,情緒波動之中僅有右眼不時流下眼淚。我的表情矛盾,心情卻無比輕鬆。說來詭異,但就好像你順利度過了某一種莫名關卡,原本以為每當遇上這一整張黯然深邃的旋律,就只能有如黑洞般地掉進去且逃不了,然而在這個現場,卻只覺得平和溫潤,甚至偶爾分心。
在歌曲與歌曲之間的停頓,樂器聲響都安靜下來的片刻,他高高地站在監聽喇叭上,捶著心口並且微笑,就算那是計畫之中的招式,我卻願意相信那份心緒如此真實。
於是突然理解,其實這樣也很好。
曾經有過那麼深切的執念甚或哀怨,而現在,我們都能把某些記憶或傷痛存在心中某個角落。
然後再唱一次。然後再聽一次。

I'll go into the night, into the night...
And this still life is all I ever do.


---------------------------------------------------------------------------------

2011/05/21, 'Coming Up'

將近傍晚八點鐘,陽光仍然明亮。悠閒的換車與下車,看著黃牛們直接堵在地鐵出口大聲叫賣票券。進場之後先不急著卡位,踮起腳尖趴在過高的紀念品櫃檯上選購周邊,服務人員的親切笑容與不厭其煩的態度,霎時覺得自己彷彿是個站在玩具櫃台前東指西點、每件都想要的小孩……

懶懶散散的結果,是我在加總共計十三次的Suede演唱會經驗中,第二度抓不到前排欄杆。儘管他們真正上台後的瘋狂推擠,證明了開場前所選定的舒適距離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既然偏要選在舞台右前方刻意用器材箱搭出臨時階梯好讓Brett不時晃下舞台,下台後又總在前排某段區域站定不走、被我戲稱為「一級戰區」的範圍內,這種如何在看表演時求生存並且全身溼透的災難體驗,也能轉化成為另一種苦中作樂。
隨著專輯曲序漸進,即使每當旋律稍微緩和,周圍也跟著平靜無事,但是每到快歌揚起,彷如潮水一般不斷從後方一波波強力往前壓上甚或左右擺盪的洶湧人群,讓我毫無抵抗力的從約莫七、八排的距離一路被推送到二、三排(而原本處於中間排數的觀眾就彷彿跟著消失了似的)。隨波逐流事小,真正的災難反倒是左右與後方都被壯男包圍,他們不只比我遠遠高出半個身子,甚至還能趁著慢歌的喘息時間,好整以暇的將現場照片即時上傳臉書……
許多平時令我厭煩得要死的狀況,全都一起發生了,但因為是今天晚上,所以我竟是如此不在意。
或許是下午才結束的遊逛得到了陽光般的好心情。
或許是《Coming Up》本就該是一張亮閃閃的專輯。

上半場最後一首歌之前,Brett突然靜靜走向前排,低聲詢問了一句話。隨後又轉而走向右前排,同樣再度詢問了一次。
起初還傻傻地以為他在擔心觀眾安危(就連與身處第一排的Mor後來聊起,她也說當時如此猜測),後來才發現原來不過是老遊戲的新玩法(根本聽不到對話,但猜測內容應該是)︰
“What day is today?”
“Saturday Night!”

「在週六晚上,怎麼樣才能讓她開心呢?」

再一次,再一次終於又聽到了這首歌。
我們如此摩肩擦踵、歡顏嬉鬧,大聲歌唱並且熱烈跳躍,彷彿沒有筋疲力竭的時候。
彷彿繽紛的光線永遠不會變黯。彷彿空虛與失落永遠沒有襲擊的可能。
在週六晚上。


---------------------------------------------------------------------------------

對我個人而言,現在的Suede演出狀態堪稱相當穩定,想必在解散多年後又決定要重組,團員之間已然有過一番認真思索,當然也可能因為時間過去,看待事情的方式已經不同——無論是他們,或是我自己。加上尚無新歌的銷售壓力,於是他們純熟而穩當地展現對於舊作的熟練,見到台下觀眾不分新舊同樣熱烈,自然更顯淋漓暢快。
無論過去在私底下究竟有過哪些暗潮洶湧,即便曾經有人離開、有人回來,即便曾經有過夢想、也試過放棄,但只要決定再度一起回到舞台,知道背後有著那些安靜穩當且默契絕佳的夥伴,Brett才能繼續成為女王——毫無畏懼地,全力施展他那有如召喚術的魔法。
即便流露些許蒼老的印記,但那正是我們曾經驕傲的青春吧。


我想體會一種自我想像式的悠閒生活,因此這次完全不在意時間,這三天總是下午盡情晃蕩,到了傍晚才從容不迫搭乘地鐵來到表演場地,領票進場區的零散隊伍也意外符合我的期待。最後一晚,票口服務的女生在相遇三次之後,已經能夠快速找到我的票券,入場緊張感早已解除的八點鐘,大家都顯得輕鬆,她將票遞給我,以極為愉快的笑顏加上一句︰“Have Fun!”

我以笑容回應她,對她眨眨眼並且轉身走向入口。
我想這正是今年又來到這裡的原因。


我想這正是我現在歡欣期待著Suede的心情。



2011/05/19-21, Suede, O2 Academy Brixton, London
【相本】http://www.flickr.com/photos/90386398@N00/sets/72157627260868340/with/5966831212/


(( Read more...))

Wednesday, July 20, 2011

you will sing day by day, old joy comes back to me…

關於Noah And The Whale以及Guillemots……從五月底回來之後我一直想寫些什麼(也已經快兩個月了吧),要說音樂型態的話兩者其實非常不同,只是他們都剛好在今年發行了第三張專輯,同樣曾在初期嘗試加入較多層次的器樂編制,又同樣在近期回歸簡潔演繹風格,更同樣的是——幾乎找不到太多中文化介紹,以致於每次一想到要推薦給友人的時候,都索性直接翻找歌曲連結送上而已。

也在極為接近的時期分別聽了Noah And The Whale的《Last Night On Earth》與Guillemots的《Walk the River》。一種不斷對立的心情狀態是︰NATW的爽朗明快,與前作截然不同的風景,幾乎一聽就令人欣喜歡快;而相對於前作的跳躍熱烈,這次的Guillemots則反而沉潛傷懷起來。不過在經過兩個月來的反覆交換聆聽之後,不得不說我果然還是有所偏心的(廢話),Guillemots這次乍看灰濛樸實的曲調與詞句,就像是初入口時以為恬淡,之後卻對我產生極大後座力的酒液——這得留待心情整理好之後才能寫。

同時攤開Noah And The Whale的三張專輯,便可如此清楚看見那些男孩成長的軌跡(當然我可以順利成章的稱呼他們為「男孩」,現在沒有哪個新樂團的年紀不是比我小的,哎)。從第一張專輯《Peaceful, The World Lays Me Down》的年輕朝氣、熱戀當中忍不住到處揮灑繽紛色彩般的明亮光采,到第二張專輯《The First Days of Spring》的失戀紀念,彷彿時間失去意義、深沈凝結的光線與晨露,再到這一張《Last Night On Earth》的重新出發,在某個夜晚突然發現其實人生很容易就能開始譜寫新的一頁,處處充滿希望的積極樂觀……就連團員的裝扮,也跟著從一開始的孩子氣俏皮風格,到略帶落寞、不收下襬的休閒襯衫,進化成現在的全套式西裝革履。不過舊團員離開與新團員加入的幾番事件,讓我對於他們的宣傳照為何總是只有四個人這件事始終困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才稍微搞懂人物關係與來龍去脈。

在台北與在倫敦,對於所謂獨立樂團的感知當然是不同的——我的意思是說,在這裡你隨便提起NATW的名字,大部分的人可能覺得只是某個國外小樂團而已(並無貶意)。正因為我原先太過輕敵,以至於當他們在今年三月公佈巡迴場次表的時候,根本無法確定是否能夠出發旅行的我滿心想著「反正到時候再買票就好」,結果還不到四月,就幾乎不是完售或已無站票,在全然放棄的狀態下,幸好四月底Val注意到Birmingham場次還有二樓陽台座位區的票(無須劃位),當下立刻想著,與其錯過還不如衝了吧。

事後發現這決定完全正確,Birmingham的HMV Institute場地並不大,所謂二樓陽台其實呈現ㄇ字形(若是較大型場地很可能只有正中間區域有樓上座位),我和V悠悠然直到排隊人群都差不多進場後才到達,卻順利坐到ㄇ字形的右側最前端——前面下方不遠處就是舞台,更何況我們在二樓,沒有人會擋住視線,又可以坐著聽,害我發願以後要是再來這邊觀賞並非執念過深的樂團時,都這樣發懶就好了(這什麼願望啊!)XD

而當他們正式登台,藉由舞台燈光我往下看——不騙人,樓下是完完全全站滿的,從台前一路滿到最後面的吧台,並且幾乎是井然有序、整齊穩當的隊伍方式,從頭到尾沒有人推擠(當然他們的音樂也很溫和)——那一刻我才發現原來他們現在是真、的、很受歡迎呢!

先不講音樂,因為不愛詳查團員身家背景,光從台上團員所組成的畫面來說,就讓我和Val的對話十分爆笑,慶幸當下周圍沒人聽懂中文︰主唱好不像英國人,他應該是歐洲其他國家的吧?(結果人家根本是道道地地的倫敦人)/主唱跟小提琴手好像喔,他們是兄弟嗎?我記得他們團裡有一對兄弟啊!(團裡是真的有一對兄弟沒錯,但那是指前鼓手和主唱,小提琴手跟他真的只是髮型像而已)/你不覺得那個貝斯手自己很嗨嗎?感覺好不像同一個團的喔!(他真的很嗨!從歌曲一開始就可以不斷搖頭晃腦還滿場跑跳,加上他汗溼的長髮總是披蓋在臉上,我覺得他好像是從金屬團出借過來的)/你不覺得那個鍵盤手太冷靜了嗎?感覺也好不像同一個團的喔!(我覺得他的冷靜加上他的外表,感覺好像隨行監督學生的指導教授)/你不覺得……(有完沒完啊XDDD)

就因為處在這樣有點三八的狀態,基本上那個夜晚我打從心底覺得開心愉快,主唱Charlie總是會在唱歌的時候冒出一些奇妙小手勢與幾段小舞步,就因為他的表情極為認真,相對之下那些小動作反而更顯有趣。小提琴手常常會突然不見,後來才注意到他跑去後面彈鍵盤,然後鍵盤手會跑出來彈吉他。不僅如此,幾乎每個人——包括貝斯手與鼓手,他們身邊都有或大或小的鍵盤(或合成器),於是當安可曲唱起新專輯中我最愛的〈Old Joy〉時,紅色昏暗的舞台燈光下,我發現最後除了主唱之外,每個人都埋頭彈了起來……

NATW的表演有著簡潔有力的爽朗明快,每首曲子乾淨俐落,毫不拖泥帶水,順暢無礙地一首接一首進行下去。或許就像是Charlie在許多國外訪問中不斷提到,希望新作能夠達到的精練與直接。同時也充滿了畫面感,不僅他們的團名是從電影名稱而來,上一張專輯更特別結合所有歌曲而搭配拍攝成一部完整影片。「我想寫一張專輯,充滿了年輕時身處夜晚的興奮之情——覺得除了自己所處之地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有事情可能發生的那種感覺。就像當你搭上一班巴士,你不知道將要前往何處、將會發生些什麼,但無論最後如何結束,都必定會是特別且難忘的那種喜悅。」於是訪問裡記者接著問,這樣是否包含著有如Bruce Springsteen那般的壯志豪情呢?Charlie的回答十分有趣,「他在這方面做得比任何人都精彩,但是真的很難將那樣的浪漫想像移植到英格蘭來,因為在美國,你可以開車開上十小時,仍然處於某個地區的中心,但是在英格蘭,如果你開車開上十小時,你就會開出地圖之外了。」

每到初春時分,我就會想起他們那般眩目又柔美的光線,總會不由自主地放起他們的《The First Days Of Spring》,抑鬱且又釋放地,開始從春天甦醒。於是在那個晚上我確實聽見了那首鍾愛已久的歌曲,總在那麼短暫且幾乎要飆淚的時間裡,彷彿一次任性的遠行就得到了意義。

然而現在可是陽光亮晃晃的夏天啊!就像每到夏天總會在腦袋裡冒出好多計畫,想要做這個想要做那個,四處亂跑然後滿身大汗也沒有關係,《Last Night On Earth》這名稱多像我們說慣了的老話︰如果世界末日就是明天,你要做什麼?

只不過每到隔天醒來都發現地球還是沒有毀滅。L.I.F.E.G.O.E.S.O.N。來杯冰涼涼的西瓜汁,我沒有太多積極正面的人生觀可以分享,每個晚上也沒什麼地方可以冒險晃蕩,但沒有關係,此刻我想要再聽一遍這張專輯。



2011/05/13
Noah & The Whale, HMV Institute, Birmingham

【相本】http://www.flickr.com/photos/90386398@N00/sets/72157627229985012/

01. Paradise Stars
02. Give A Little Love
03. Just Me Before We Met
04. Blue Skies
05. Give It All Back
06. Love of an Orchestra
07. Life Is Life
08. Jocasta
09. The Line
10. My Door Is Always Open
11. Wild Thing
12. Rocks and Daggers
13. Waiting For My Chance To Come
14. Shape of my Heart
15. 5 Years Time
16. Tonight's The Kind Of Night
17. The First Days of Spring

Encore:
18. Old Joy
19. L.I.F.E.G.O.E.S.O.N.


我沒有拍影片的習慣,所以借用一下別人拍下的當晚畫面︰

Tonights The Kinda Night


The Line



最摯愛的歌曲與美麗的尾聲,這支影片不是出自同一個晚上,但卻留住了那分讓我感動的心情︰
The First Days Of Spring



專輯開場曲,MV大推薦!
Life Is Life (MV)



(( Read more...))

Thursday, June 16, 2011

Well, you can't lose them all, can you?

有時候對於旅行的期待是因為預定成行的日子還尚稱久遠,每天耗著緩慢的一分一秒你以為要等到下輩子去了;有時候對於旅行的恐慌是因為後知後覺才突然發現,出發日期就是下禮拜了而你大概還有兩百件工作尚未完成……
大致上我都是在類似的循環下開始與結束了每一段旅程。

五月份才順利照表完成的旅行計畫,現在回頭想來竟像是已經發生過很久了,雖然一篇完整的心得都還沒有成形。或許幸好因為途中繼續保持工作進度,才讓我順利能在抵達家門兩小時之後立刻恢復電腦前的加班人生(明明在旅行卻還用「幸好」兩字實在可笑沒錯,但要不是這樣,遊蕩二十天之後我一定會灘成一團爛泥然後不想面對現實XD)。

至於計畫開始的理由其實都是差不多的,並且為了研究跟著巡迴跑場的最大可能性,而反覆研究各種地理座標、旅館位置與搭車方式,事前耗費了極為大量的時間但最後事實證明這些功課全都沒有白做。
只是永遠都嫌不夠而已。
尤其當我想看演出的這位主角,安排巡迴的理由常常不是為了做專輯宣傳也沒有預計發表新作品,歌單裡會出現哪些驚喜或是現場會有哪些狀況全都只能碰運氣。於是雖然最後已經看了四場但還是有沒能聽到的遺珠之憾,同時也有賺到其他場次沒有的特別曲目。

於是,想要記錄現場心得,或許只會變成那些晚上的心情故事,甚或像是幾段夢遊囈語而已吧。

何況我也沒想到才看完曼城場次的兩天後,這位先生就又被抓去坐牢了(倒)。
也許他早就預料到了吧,才會在前一天寫了長長的日記為自己解釋。無論你們信他不信。
這也使我在開始寫下任何與旅遊相關的心情記錄之前,先想起了許久前這一篇(並無水準可言的)翻譯文。
噢,大概是因為文章結尾的巧合緣故吧。
正好也可以當作記錄的開端。希望是的。

以下這篇是Peter在2009年受媒體邀稿而寫下從幼至今影響他的音樂記憶,其實在正式刊出之前他先將原本交稿的版本直接送給了歌迷,三個月之後才被報紙刊出。裡面提到的音樂真是各種類型都有,他的諸多形容語彙與自嘲的幽默更是令我發笑,雖然被我改成中文後顯然失去了原本英文的趣味,但或許我總是希望,能讓大家認識的這個人,不是只有媒體上有事沒事就拿來指責抨擊的負面形象而已。就算他有很多缺點,但也有很多可愛與精彩之處。
無論你們信他不信。喵喵喵。



◎以下超級長文歡迎閱讀或跳過,並有以下囉唆的附帶說明︰
a. 歌手名、團名、歌名、歌詞、地名,為方便參考皆保留原文
b. 與原文意義有誤解之處歡迎更正,要翻譯這位先生的英文實在讓我傷透腦筋 :p

c. 本篇原文之著作屬於Peter本人
原文出自︰“A Soldier's Son, by Peter Doherty”, 2009/08/29
正式刊出的版本︰“Soundtrack of my Life: Pete Doherty”, The Observer, 2009/11/29
d. 能找到的歌曲皆已加上連結,有興趣歡迎試聽 :p


一個士兵之子
by Peter Doherty

關於軍營最有趣的事情便是——笑話糟透了。聽來很矛盾,我知道。同樣地,我記得在成長的年代曾聽過很多與軍隊有關的歌,大多是關於希特勒的性器官或笑其缺乏、軍需品商店以及一種終年熱愛不退、某種沿著「左、右、左、右、左」而來的聲響,即使當我播放我那第一張購買的單曲——Jive Bunny and The Master Mixers的《Thats What I Like》,也能聽見那些聲嘶力竭的叫喊聲從閱兵廣場傳來。真是見鬼的日子,在你的倒數第二塊區域裡那些努力躋身向上、不斷被低聲訓誡的下層階級,總是向位於最末端區域的那些軍官階級紈袴子弟舉手敬禮以示服從。在鐵絲網與血水池的背後,一個「軍隊孩童夏令營」的標槍教練不小心將他的利刺穿透了我腦海中的夥伴︰Dereck B的〈Get Down〉,那是使我微笑的第一首歌。這是八零年代,我八歲,該死的錄音機吃掉了我的錄音帶,但我已經極度興奮地坐了好幾個小時,反覆聽著這組在八零年代的英國首度出現的流行歌手︰Dereck B and Easy Q,他們描述著一個遙遠的地方叫做東倫敦,當時東邊最遠的地方我只到過圖騰漢廳路(Tottenham Court Road)而已。他們說著“Cuts that rumble like earthquakes”(1),“Sticking sawn-offs up the noses of guards”,以及更多對我那無辜的耳朵來說極為有趣的事情,例如形容某些女性友人有著“two big things like basket balls and down below was like Niagra Falls”(2)。磁帶死掉了,但想像由此而生。

令我的同學或家人感到既困惑又有趣的是,十二歲時還在培訓中的毒癮搖滾歌手是個對於《The Chas and Dave Christmas Jamboree》12吋黑膠上癮的聽眾。這些珍貴寶物是北倫敦二人組的舊式校園音樂廳歌曲大集合,而我所提到的那些歌曲,絕大部份從未被錄製下來,有些還可追朔到維吉尼亞種植園時期。那些歌總是抒情且憂鬱,淺顯易懂而又極富旋律性。即使我的目光已被樓下書櫃裡關於戰爭詩篇的書本牽引而去,我仍然被〈Harry Was a Champion〉、〈A Big Fat Fly Flew by Fat Flo's Flat〉、〈When you go Down 'oppin'〉、〈Down the Road There was a Bloomin' Riot〉給迷住了,還有數不清的小調歌曲,關於老禿頭、芹菜棒、華人洗衣店,以及後來某部份跳出來在一首廣受歡迎的Libertines歌曲中成為關鍵詞句的這一段︰
“the other night I goes to a ball and they calls me Cinderella/ and upon my coat I wears a button hole and they calls me a tidy fella/ next to me comes old Mother Brown, pulling up her railway socks/ says to me come and have another dance, cos its ain't quite twelve o'clock/ so off we go, round and round, but there's gonna be some trouble I know/ cos I got no buttons on me trousers/ and me pins ain't none too strong/ hurry up Mrs Brown I can feel it coming down, and it won't take none too long”(3)

在枕頭與天空之間,在少年異想天開的邪惡興奮之中,有著一間二手唱片行,就當它在紐尼頓(Nuneaton)吧,請想像一個十五歲的毛頭小子手上抓著紙鈔,堅定地往店家跨步走去。他公然展示隨身攜帶的現金,好讓店長認為他真的打算買東西,不過在上禮拜他已見過一個奇特景象,甚至可說是一種戰爭的號召令︰某些好傢伙穿著印有「全世界的竊賊團結起來(4)」的T恤,炫耀般地從同一間店走出來。於是那天晚上地球便撞上了太陽,所有時鐘開始倒退,雖然它們都被融化了,雖然我沒看到晚上播出的綜藝節目《Noel's House Party》,但我坐在裝飾著QPR紀念品、圖書館偷來的書、被吃掉的Derek B卡帶以及老爸從波斯灣帶回來的伊拉克坦克潛望鏡的房間裡……感覺生命從此永遠改變了。〈I started something I couldn't finish〉蜿蜒流入生命,預言某事將在身上發生,〈Well I Wonder〉〈Jeanne〉〈Real Around the Fountain〉〈Nowhere Fast〉,六個月後我已經正式定居在這些Smiths的歌曲之中。我想是〈The boy with the thorn in his side〉讓我想要拿起吉他,〈This Charming Man〉又令我快速地放棄,然而〈Rubber Ring〉卻讓我在兩種念頭之間搖擺不定。

繼續前進……1997年夏天,我住在祖母位於倫敦NW2的公寓,在威爾斯登格林公墓(Willesden Green cemetery)工作。此刻我擁有了Benny,它是一把彆腳的西班牙老吉他,在發表家庭政論的時候從Doll祖母的魚叉那裡惹來一些嚴重的裂痕。我的堂哥Lee Cassidy住在對街公寓,某個早晨在工作之前,我目瞪口呆地坐在他的廚房,聽他說他從不聽吉他音樂,只聽舞曲、銳舞、叢林之類的,「等一下,Pete,抓牢囉……」接著Stone Roses的〈Fools Gold〉從另一邊的房間炸射出來,該死,這是什麼鬼啊?我看著堂哥,又看著我的腳,噢,這一定就是舞蹈。

那年夏天的某個週六早晨,那天是我的休假日,並不打算無所事事地待在奶奶家,還被訓斥著去把那該死的噪音關掉,因此帶著我的小吉他去了西區,彈了Lindisfarne的〈Meet me on the Corner〉。繼續前進,遊蕩了一會兒,在許多商店櫥窗前整理我的頭髮,因為捲翹的頭髮總是不服貼,所以你能怎麼辦呢?你帶著最新的「戰利品」回家,其中一項是某個粗心的傢伙忘在酒吧板凳上的隨身聽,是他自己沒發現的。你從吉本(Kilburn)地鐵站出來,因為那裡的柵門還在修理,搭乘16號巴士登上Shoot-up Hill,一路沿著過去曾有兒童世界玩具店的商業區而行。接著你想要散散步,於是便穿越了整座格雷斯頓公園(Gladstone Park)。那裡有座老舊生鏽的鐵路大橋,在我記憶範圍裡,橋上被塗寫著「Dollis Hill Mods」,Mods被畫掉改成Skins,之後Skins又再次被畫掉而改回Mods這個字。你看著隨身聽,真是閃亮啊,你戴上它之後,彷彿即使行星群摧毀尼斯登(Neasden)而倫敦所有教堂的鐘聲全部響起,也沒有人會在意。當The Skatalites的〈Marcus Garvey〉令我的幼小心靈興奮不已時,我試著像個黑人小孩般走路,蹦蹦跳跳地回家,而Desmond Decker的〈007〉以及Dandy Livingstone的〈Rudy a message to you〉……讓我在穿越Dollis Hill Lane與Damascus Close的交叉口時,感覺自己像是聖彼得。

2001年某一天,在Bruce Grove的Peabody Cottages。雨水嚴重毀壞了我那試圖完成的小說,實情是因為我的臥室屋頂正好塌陷。除此之外,我的女友剛結束一段惡毒爭吵,衣衫不整的跑下圖騰漢高路(Tottenham High Road)。而我向那個年輕且騙取救濟金、沈迷海洛因、還想成為超級巨星的Jonny Borrell所買的那輛車不想繼續旅行了(價值兩百七十五磅絕對是鬼扯),我渾身發抖地站了一會兒,收音機鬧鐘響起,一位體育記者告訴我QPR剛剛在創下最低觀眾人數記錄的主場打輸了。接著電話響起,負責處理求職津貼的工作人員打來提醒我今天需要過去一趟,因為他們已經針對我的虛假聲明結束了調查,我被解約並被要求必須償還兩年份的詐取金。然後電話又響了,這次是BT電信,他們要切斷我的線路。我的腳趾踢到了餐具櫃,跌跌撞撞地走下樓,一頭撞上唱機使它旋轉而起動,Billy Holiday便以略帶錯誤的速度唱起〈Good Morning Heartache〉。我對自己許下兩個承諾︰總有一天要學會那樣的和絃進行法,等著瞧是否我做不到,再者是,我決不會再向Jonny Borrell購買二手車。

時間與日期現在變得有點模糊,然而無論何時何地與任何原因,我真的可以整天不斷重複地聽著Immortal Technique的〈Fuck You〉Arthur Lee and Love的〈Your Friend and Mine〉Mick Whitnall的〈I Wish〉Wolfman的〈For Lovers〉,主題曲則調到電視影集《Steptoe and Son》、《Fools and Horses》、《Rising Damp》以及《Hancock's Half Hour》,還有Donna Summer的〈Love to Love You Baby〉,The Bandits 的〈Chaos in the Courtroom〉,The Strokes的〈The Modern Age〉,但我反而開始將自己的旗幟插在地面上,並且任其永遠停駐。如果這篇文章該被修整,只要想想這樣的我︰某個令人討厭的維多利亞式牢房角落,那景象是永遠屬於Billy Bilo的,就在那裡我將耳朵緊壓在門縫上,聽著The Beatles的〈Free as a Bird〉,從樓梯平台下方、看守人的電晶體收音機傳出來。
「長官,開大聲點。」我請求著。他把收音機轉小。
「什麼事,Doherty?」
「長官,可以請你將收音機開大聲點嗎?」
「瞧他說的,他以為他是在Camden Palace(5)啊,朋友,這裡是Scrubs(6)。」
「那裡現在叫做Koko,你這討厭的北方肥佬。」我悄聲抱怨。
「不,」隔壁牢房傳來一個聲音,「絕對是Scrubs才對。」

為了公平起見,猶豫中的監獄警衛最後真的把收音機音量又調了回來,但那首歌已經結束了,在Capital Gold電台的播放列表上,隨之而來的是Squeeze的〈Cool for Cats〉。好吧,至少你不會失去所有的歌,對嗎?


-----
【註文】

(1) 歌詞取自Derek B〈Bad Young Brother〉
(2) 歌曲取自Derek B〈Get down〉
(3) 整段歌詞取自Chas and Dave〈Cinderella〉,在The Libertines的《Boys In The Band》DVD中,Peter與Carl在巡迴巴士上便唱了同樣這一段。最末兩句被用在The Libertines的歌曲〈What Katie Did〉之中︰hurry up Mrs Brown I can feel it coming down, and it won't take none too long
(4) 全世界的竊賊團結起來,原文為Shoplifters of the world unite,正是Smiths的一首歌曲名稱。
(5) Camden Palace是位於倫敦Camden Town的表演場地,2004年之後改名為Koko。
(6) HM Prison Wormwood Scrubs,通常簡稱為The scrubs。





(( Read more...))

Friday, April 22, 2011

sing with me 'til the end of time, I love the way you read my mind...

 
總是在夜晚。總是在夜晚我們相遇。

不知何時發現自己開始這樣的習慣,習慣總是在獨自工作的深夜,讓房間充滿Ed Harcourt的歌聲。習慣那種默默領會的喜歡而總是顯得很低調,低調的意思是發現自己極少談起關於他的音樂,未必刻意私密但卻極少分享,真要形容的時候還說不上來,這點確實讓我在事前想和朋友推薦這場Ed的表演時吃了很大的虧(苦笑)。
但有什麼關係呢?對他徹頭徹尾不熟悉的友人,站在現場聽他唱完第一首歌之後,在我耳畔微笑說著︰「好好聽喔!」只是如此簡單,或許那一刻她就踏進我的祕密領域了,無須任何形容與解釋。
我們在笑意中理解(或至少,暫時理解了),在那個微妙的夜晚,曾經散發著如此令人心折的湛藍光芒。

我的「Late Night Partner」——這首我鍾愛不已的歌曲,是多麼合適的形容——始終就像一個靜靜的旁觀者,他說著自己或是別人的故事,而我的情緒總是剛好會在某個點上與其碰撞,輕易地被捲入那些情節之中。說實話,他沒有那種強烈地令我為之神魂顛倒、讓你想要不顧一切任性愛戀的奇妙催化作用,但卻彷彿會在某些只想保持沈默的時刻裡,靜靜過來端上一杯咖啡或是酒精,無須多問就能看穿你的心事的那種安穩夥伴,我說,我的Late Night Partner。

彷彿在那樣的聲音裡你就能放心流淚或是會心微笑了。
也許我們都已經習慣說謊,卻始終不善於掩飾。


不知不覺竟然已經整整一個多月過去了,我還是會偶爾想起那個夜晚。因為位置的關係,感覺像是就站在他身後,看著他的手指飛舞在琴鍵之上,琴身鏡面映出他掛著落腮鬍的半張臉,然後是吉他,以及那些即時錄下並且層層疊疊的各種聲響,一個人的孤單與華麗,卻不寂寞。熟悉的曲調卻比平時聽慣的錄音形態而更為尖銳且深刻(似乎總是這樣),溫柔又張狂的準確命中內心的祕密角落。觀眾席很閒散,我們也就各自搖晃,各自承接那些澎湃與靜謐的思緒。

激動到幾乎落淚的時候,卻被他突如其來的冷笑話給打敗。

完全無關的想法突然飛出來,或許因為不久前才推薦給朋友的舊影片《我生命中的男人(The Man Of My Life/L'Homme de Sa Vie)》,總是想念其中關於背影、關於毛衣後領標籤的畫面,緩慢的凝視,輕巧的挪移,那種非要在不經意間翻正標籤位置的偏執。場景正好發生在夜晚與清晨交界的湛藍時分,或深或淺的對話,述說對於愛情或生活的想法,聆聽或是沈默,夜風微寒,醉意剛好,於是幾乎像是莫名跳入了某種陷阱……

那麼輕巧不著痕跡,卻又那麼揮之不去。

湛藍的光線,在舞台上揮灑開來。彷彿該是冷調淒迷的配色,卻因為那些歌曲而變得溫潤。整晚的音樂就像是那個毛衣標籤般的存在。無論如何就是不想移開視線。緩慢的凝視,輕巧的挪移。Ed會將那翻轉成正確的位置,即使我也很喜歡它凌亂的模樣。

這肯定是堆奇怪的敘述。但是對於像是朋友聚會一般的場景,身在當下的時候確實不需要太多所謂的合理。我記得,那些忙碌卻從容的動作,那些準備周全架設在不同位置、具有不同效果的麥克風,那首甚至故意不將吉他line-in的完全不插電歌曲,那段突然跳下舞台並且鑽進觀眾席與大家擊掌的時刻,那首突然被點名但完全忘記怎麼唱的歌曲(正好是我非常深愛的歌,謝謝點歌的陌生人),那首在排隊簽名時突然清唱出來的短歌(正好就在我的面前,謝謝排我前一位的陌生人突然提出這個問題)。

然後我們多想一直這樣下去。
一直這樣直到明天。
直到每一個明天。

Until tomorrow then.



而我這懶散更新的小角落,總是會有好笑的偶爾與巧合。
於是岔題。數年前NME曾有個小專欄稱為「12Steps」,每週舉出一則實際例證,說明如何經過12個步驟便能完成頭尾相連的封閉迴圈(跟六度分隔理論不同,這個玩法是從某個名人的某個事件出發,開始牽連出與他人的關係圖表,而該線索延伸十二步之後的最後一個關係人,正好就會是起點的那位)——we prove that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by twelve steps. 當時NME如是說。
雖然說我聽Ed的時間,零零星星加起來也已經好幾年,但從沒有好好研究過他的個人資料,直到之前為了講座而準備功課時,除了被他的年紀嚇到之外(竟然還是比我小!太過分了吧XD),也發現許多有趣的無聊小事……
理由是我在Ed這場之前所看的唯一屬於國外音樂人的演出,已經是去年底的Carlos,於是那些相似度極高的對照就一一出現了︰Ed曾在訪問裡提到,他一度曾感到自己不知道所為何事,甚至對於自己過去的作品感到無趣與厭倦(Carlos也說過類似的),於是他停下來一陣子,試圖做些其他角色來作為轉換,最後重新完成了新專輯,並且成立了個人廠牌獨立發行(Carlos也是),專輯封面上則是他與心愛的老婆小孩的合照(Carlos也是),最後一首歌則是獻給當時尚未出世的孩子(Carlos的最後一首歌說有將小孩心跳錄下來混進去之類的),最大的重點則是,Ed的老婆與Carlos孩子的媽根本還是親姊妹,並且她們自己有個樂團……

世界真的可以再小一點沒關係啊(笑)。


表演之後加演的簽名時間,確實是我所遇過最親切的大放送!不僅會認真詢問每個人的名字,分別留下不同的句子(應該是吧?看別人的跟我不同,哈),回答與閒聊各種好奇的詢問,也不厭其煩地一一起身走出來合照。最後他不斷重複地說著︰「謝謝你來!」而我忍不住要答,不,是(我們)謝謝你來這裡才對。

即使我仍找不到合適的表達,但是謝謝你來到這個城市,謝謝這個溫暖而美好的夜晚聚會。


2011/03/18 Ed Harcourt @ The Wall, Taipei






















※最最後的這首歌雖然不是表演版本,也並沒有出現在當天表演曲目中,但是實在太喜愛了,忍不住要貼一下。就像歌詞所說的那樣,許多許多音樂,都在許多不知名的時刻,將我拯救。




(( Read more...))

Thursday, December 09, 2010

by your side the music rose, my heart would leap and bound…

This is an article I never wrote for you.

一想到自己大概又會用「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樣做」來開場,就覺得暈眩到乾脆丟筆別寫算了。但確實是……對於貓先生上癮的重症患者如我,在這一年內竟然沒有飛去夏天的音樂節,也沒有闖進任何法國小城鎮的表演場地,最後反而又回到當年以為從此與Libs說再見的城市,在六年之後幾乎相同的日期,帶著懷疑的心情(如果要我誠實的說,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來),迎接某個不知道會得到什麼感想的夜晚。

可見這絕對不是期待見到偶像的心得 :p
所以我打算整篇以平時和朋友聊天所使用的暱稱來代表某人,當作全都是胡言亂語好了。(茶)


然而真的想不起來這些狀況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了;對我來說那個叫做彼得的貓先生始終有如偶像一般地神祕,所以無論如何頹唐或者脫序,只要他悠悠晃晃地唱起歌來我便無可抵抗地心馳蕩漾不已;但是卡小拉就完全不同了,從他腦袋蹦出的那些天真念頭、搞笑動作、奇怪裝扮法則、醉醺醺的訪問或影片裡的一堆傻話……都讓我沒辦法嚴肅對待這個人(笑)。說這種自以無事的話很過分但真的——他比較像是普通朋友而不是崇拜對象,所以雖然大多數人看到他的照片或影片時,總是「好帥好帥」的激動亂喊,我卻習慣忍不住抱怨他的穿著、取笑他的動作與說話、抗議那些未能堅持到底而浮動不定的錄音成果(某部份來說我還真的猜對了,從他的自傳得到驗證),不要臉的像是很熟似的——就算我們一輩子也不會真正認識。

於是所有流程都日常到過頭︰傍晚匆匆忙忙將電腦視窗裡的工作檔案暫時告一段落、跟msn上的朋友說再見、和友人約好散場的見面地點,然後便迅速抓起外套衝上地鐵,並在幾乎開演前十分鐘才到達入口,眾人早已全數進場(可見順序番號無論是多少都與我無緣),隨後又在五分鐘內幸運地默默移動到視野極佳且肯定不會受到推擠的安全位置。僅能容納約莫七、八百人的場地真是太令人愜意了,表演幾乎準時開始,沒有暖場,而我甚至沒有中途晃神,笑著唱著跟著玩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也跟平常習慣一樣,緩慢地等到觀眾散得差不多之後才走下樓,在路邊點起菸,找尋正在等待的友人,開始討論起晚餐要吃什麼……

雖然才二度見面但是友人忍不住取笑我︰其實妳根本也很愛卡小拉(笑)。

對啊我承認今天真的很好玩,跟最初的擔心完全不一樣。我對於他的個人專輯裡那種受傷、悔恨、哀怨、無奈的形象始終不知該怎麼辦,或許因為我總覺得他明明可以寫出更好的歌,或是耐心一點完成更好的錄音。不過表演看到一半時發現大概可以這樣自圓其說︰就當這場演出像是一部電影,那麼在觴情慢歌之間穿插的熱烈舊歌全都像是觸景記憶似的說得通了。當然往日那些「在一起」的歌曲重現總是最為歡樂激昂,一旦切換至獨身失意場景,所有人也就跟著悄然靜默。

但我發誓從沒想過原來〈Je Regrette, Je Regrette〉是這麼適合開場的歌曲,〈Run With The Boys〉也非常符合這個夜晚大家一起出來玩耍的輕快寫照,不過第三首立刻就轉殺到〈Man Who Would Be King〉幾乎要讓我大喊作弊(何況一開始還沒頭沒腦突然冒出四小節的〈7 Deadly Sins〉吉他前奏害我以為會有驚喜)。
熱烈之後緩慢下來,〈Irony Of Love〉或許是我此行的唯一等待,像我這種時常抱怨最後卻還是站在這裡的傻氣行徑也許同樣很諷刺吧(苦笑),至於〈Shadows Fall〉還是可怕地提醒我始終獨身的悲慘事實,那些簡單到令人生氣的歌詞有時也會害我隱隱嫉妒某種被愛的幸福。

也跟影片裡見過的一樣,每當唱起慢歌,卡小拉總是習慣遠目,彷彿眼前的觀眾都不存在。不過今晚他實在非常開心,開心到大概所說的話比平常還多出一倍,動不動就是他那無空格式連成一串快速說完的英文(我懷疑大家聽懂了多少但反正結果都很嗨),不然就是舉杯大喊「かんぱい!」(果然學到很實用的一句話);發現有個觀眾大喊的「啊~」變成奇妙中斷的短音之後,他學著喊了好幾次(天哪這種好笑真難形容),甚至還把正要開始唱的下一首歌獻給這聲「啊」;台下有男孩對他喊著說旁邊朋友的名字叫做玫瑰,他竟然說喔喔我的名字也是玫瑰(想必大概誰把「バラ」唸起來跟他的姓幾乎一樣的笑話跟他說了吧)所以接下來這首歌送給你;第一次隨手把喝了一半的啤酒往台下遞之後受到熱烈反應,似乎覺得這樣很好玩,每次休息都把自己的飲料分給台下,還特別拿了裝得較滿的一杯希望大家傳著喝(結果到底怎樣了我完全看不到),稍後有個(男?)歌迷激動地表白爭取,他很貼心的(?)把自己喝過的那一端轉向對方且特別遞過去;每到換歌空檔就忙著又菸又酒讓他左手右手忙碌不已還自己碎碎唸地笑起來(fag and drink,fag and drink,fag and drink);至於他們那位看來非常羞怯的吉他小弟(平常我覺得各團的吉他技師都是沈穩老大哥),在某首歌都快唱完第一段了仍不得不衝上前去慌亂地調整那條不斷發出反餽雜音的吉他導線時,情緒被破壞的卡小拉忍不住瞪著他大喊著︰「你怎麼可以讓這種事情又發生一次~~」(某人抖)XD

原來最後我只記得這些亂七八糟的無聊小事啊!

對啊我承認那天真的很開心,至少我終於聽到了在專輯中摯愛不已的〈Irony Of Love〉,雖然說過百萬遍但它只被當作日版加送歌曲真的太可惜了;聽到了我認為DPT時期的最佳歌曲、他在自傳裡特別提到自己也非常滿意的〈Truth Begins〉;聽到了過分激昂並且這次沒有漏掉任何一世歌詞的〈9 Lives〉;聽到了Neil老師寫的〈The Fall〉,雖然還是偏愛專輯版,並且仍然不解為何現場演出非要改歌詞(我就是覺得原來那樣才合理嘛)。
Club QUATTRO跟我九年前曾造訪過的印象不同卻又相同,不同的是內部裝潢的部份變化(後來友人說確實這裡在數年前重新改裝),相同的則是那些舞台上的藍色投射燈,儘管我和九年前站在完全不同的位置,卻彷彿像是錯覺一般,那些光線仍然筆直地投往我的方向,無處可躲地照進我的雙眼。


如果問我未來還會不會再去看卡小拉的表演,我的答案絕對還是「不知道」。(笑)
就像當年去看Libs最終巡演那般地沒有預期,就像當年在台北看到DPT那般地沒有預期,就像普通朋友何時會見面那般地沒有預期(又再度不要臉的用了這種形容)。
說真的,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想和他在倫敦小酒吧一起喝杯啤酒並且說說蠢話,哈哈哈。

所以這次結束後就不等待你了,親愛的卡小拉。
我只是需要跟不同階段的記憶說再見,只是沒有想到這次會是這麼歡樂的方式。
雖然個人專輯的那些歌曲我仍然沒有全部都喜歡,但至少,我們一起大聲合唱過,就算只有這麼一次也沒關係。



2010/11/30
Caral Barât @ Club QUATTRO, Shibuya

Je Regrette, Je Regrette
Run With The Boys
The Man Who Would Be King
Carve My Name
She's Something
Deadwood
The Magus
So Long, My Lover
Up The Bracket
Irony Of Love
Death Fires Come at Night
What Have I Done
Death On the Stairs
Bang Bang You're Dead

***Encore***

9 Lives
France
The Fall
Shadows Fall
Time For Heroes
Truth Begins
Music When the Lights Go Out
Don't Look Back into the Sun




※並且,我依然深愛著這首歌︰
 送給親愛的Chiaki,那個晚上我一直想著,多麼希望妳也在這裡 :)




※並且再並且,發現有人拍了影片可以用來做紀念真好︰





(( Read more...))

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But you just don't know whether you're doing it for the right reasons… (Pt.2)

有一就要有二才行,問題是偏愛的歌太多,想要講這一首之後就又會想講另一首,沒完沒了地繼續下去,並且每次為了找影片連結結果逛著逛著自己反而專心看了起來,不知不覺時間就這麼耗掉了……(呃)



I've Been To A Marvellous Party (1998, 《Twentieth-Century Blues: The Songs of Noel Coward》)
哎呀呀……這首真不知該貼MV好還是貼現場好(笑)。原本是知名劇作家、作曲家Noel Coward於1938年為音樂劇所撰寫的歌曲,被DC改編成極其現代感的電音節拍,穿梭在鋼琴伴奏的敘述之外,那種違和氣氛初聽時讓我一頭霧水(我其實跟這種電音非常不合),直到發現當年向Noel Coward致敬的義演晚會上,那種人格分裂式(?)的現場演出後就完全大呼過癮,哎呀呀怎麼沒人想到要找Neil去演舞台劇呢? XD
MV更有趣,就像是把吸血鬼、扮裝癖以及各種奇特角色全找來合辦一場實驗電影式的集體派對,於是感想真的只能說︰HA HA! I couldn't have liked it more!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5SqO5xDcjY


National Express (1998, 《Fin de Siècle》)
英國的National Express確實帶著我像是神經病一般地因為極其單純的理由闖蕩了好幾個城市,每當聽到這首歌便很難不感到莫名開心,最後忍不住會跟著叭叭叭啦、叭叭叭啦地合唱起來。當然它的輕鬆流暢完全就像是掛著一塊「我就是主打歌」的名牌,然而在官方討論區上的歌迷最愛歌曲投票裡反而不是非常受到青睞。
正因為不是從頭開始認識DC,因此《Liberation》、《Promenade》與《Fin de Siècle》這三張專輯對我來說時常彷彿一體的三面(就連封面都有異曲同工之妙),各有我摯愛不已的歌曲,也各有我無法進入狀況的部份。不過這幾張專輯目前除了拍賣網站之外幾乎可說是搜尋不易,幸好Neil說他已經把直到《Fin de Siècle》之前的版權全數買回,並可能在明年重新發行,拜託請不要吝嗇地多多追加當年Demo或是未發表作品之類的啊~

[鋼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hg3MjCkB2k


The Certainty of Chance (1998, 《Fin de Siècle》)
看了MV拍成記者會模樣,才意識到這還真是好有政治口吻的句子啊。但我更愛他在歌曲後的唸白,2004的現場版就這樣悠悠地唸起了筆記本……(可以萌說話的聲音嗎XD)
(因為MV那首無法使用嵌入語法,所以貼一下現場好了。後來很高興地發現在11月初這首歌出現在表演曲目中,因此又多了純鋼琴伴奏版可收集 :p)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03pen7EtRI
[鋼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nGk-WpJ4G4


Bad Ambassador (2001, 《Regeneration》)
說真的,我對2001年的DC的印象是零。但是當我找出這支影片時,才發現這首歌根本就耳熟到不行,原來這根本是DC的歌?!(我在搞什麼?)對我來說完全是風格大轉變,整張《Regeneration》在吉他部份似乎較以往強化,同時Neil也刻意收斂他那向來戲劇化的腔調,整體因此顯得更具「樂團感」。不僅音樂面如此,當年的Neil甚至還留起長髮、換上T恤牛仔褲……弄得我一時之間時序大錯亂,通常不都是剛出道才是這模樣然後會漸漸改變成西裝雅痞風嗎(誰規定的!)XD
其實我本來以為這張專輯對於DC而言也是個奇妙的存在,畢竟近期巡迴歌單中幾乎完全見不到這一張的任何曲目(剛開始還偶爾會唱Lost Property),結果才發現今年六月他還唱過這首歌嘛!而且還是與其side project樂團The Duckworth Lewis Method巡迴的場合,看著畫面的感覺實在很微妙……

[現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WMmlcF0Pzg


Perfect Lovesong (2001, 《Regeneration》)
雖然很可愛,但未免拍得也太青少年……不告訴我年份的話我一定會以為是來自DC首張專輯(呃)。不過我向來偏愛比較神經質與慘情歌的DC,所以……(自動跳過)
從官網討論區的眾多意見看來,大家對於《Regeneration》的愛恨似乎頗極端。說實話當我聽第一遍的時候幾乎覺得「騙人的吧這哪是DC」,但是當抓到與個人喜好的交集之處時,對這張專輯的依戀程度立刻急速攀升。名為「再生」聽來似乎積極正面,不過歌詞內容似乎比其他專輯更顯得猶疑困惑,專輯後半段不若前半強勢因此稍微感到有點失焦,但是其中令我深愛的歌曲其實並不算少。



Dumb It Down (2001, 《Regeneration》)
想到Adam曾說過的︰「那種能夠一聽到即令全身發顫的音樂,總是能夠將我徹底征服。」大概就是我對這首歌的過度偏愛寫照。或許是節拍或許是音頻或許是歌詞或許是隨便怎樣都好……朦朦朧朧彷若煙霧一般的效果器聲響令我整個跟著飛走,並且是向前看向後望都再找不出另一首DC的歌有此氣氛。
緊接的下一首〈Mastermind〉也是私心大愛歌,前奏彷彿OK Computer上身……經由維基百科提醒所以某種關鍵或可做為參考︰本張專輯的製作人正是Nigel Godrich——他在接下這件工作之前最令人難以抗拒的製作成果正好是電台頭的《Kid A》與《Amnesiac》……
Does anybody feel the same as me?
Is there anybody listening?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ALb0bTR7aE


Our Mutual Friend (2004, 《Absent Friends》)
彷彿是彌補上一張的遺憾,這張完全是弦樂編曲的瘋狂大回歸,歌唱方式也完全歸位,就好像之前發生的只不過是個美麗的意外。這張從歌詞到音樂到照片,我跟val都同樣將之形容為「文人貴公子」貌,唱起歌來也顯得一派意氣風發。更在同年的特別演出中(後續發行為DVD《Live at the Palladium》),將過往諸多暢銷曲目全數以結合管絃樂團的形態演出,這樣的風格,其實才是我對DC最深刻的印象。(某些時候我甚至覺得,也許不少歌迷喜愛的正是他那種孤傲的氣息?!XD)
Absent Friends帶著帥氣與傲然,Sticks & Stones引用且改編古諺語,也確實有著古典氣氛(當然我也總會聯想到同年Peter所唱的同名歌曲,內容雖然兩樣,不過同樣是原諺語的反意——言語才是最傷人的),The Wreck of the Beautiful的緩慢與美麗,The Happy Goth與Charmed Life的自在寫意,以及每張專輯必不可少「一聽就知道是主打歌」的Come Home Billy Bird……
但我對這張專輯的私心最愛,至今仍留給Our Mutual Friend,一個看完歌詞後會覺得其實有點炸的故事。同樣在許多年之後的現在,鋼琴獨奏版聽來像是想起了年少時某個夜晚的荒謬記憶。

[鋼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5GKn_aLZws


A Lady of a Certain Age (2006, 《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
這首歌真是標準的DC式「說故事的歌」之一,曲調似乎很平淡,可是卻帶著深沉的孤寂。直到現在仍幾乎是每場必唱歌。
不過我對於《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的感情一直處於狀況外,從專輯加送的製作時期DVD特典,知道他最自豪的是這張專輯全部採取現場收音,也就是不將各種弦樂或其他樂器精密地分軌錄製,所以快速地在兩週內搞定所有錄音,除了Neil自己最後因為感冒而不得不把vocal錄音推遲。不過坦白講這一點對我而言並不是太稀奇的事,也並非是不喜歡這張專輯的原因。歌曲本身其實也不是多糟,更沒有到討厭的程度,仍然有些小感動的部份(例如The Light Of Day),但就是缺乏像以往那樣一開口就能把我打死的決定性歌曲,哪怕只有一首都好。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Uio0gU4NCY


Snowball in Negative (2006, 《Victory for the Comic Muse》)
寂寞地令我不斷想要點起最後一根煙。永無止境的最後一根煙。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PM_3FjlMh8


The Lost Art of Conversation (2010, 《Bang Goes the Knighthood》)
四十歲或許並不是多麼老的年紀,不過肯定和二十幾歲時看待世界的角度全然不同。2010年的DC巡迴只有Neil自己一個人,西裝領帶禮帽煙斗加上公事包則是固定裝扮。專輯內各種散文小品風格的歌曲,似乎比以往增添了對於社會時事的不滿或者諷刺(或許封底照片就已點出此一概念)。這首歌即是其中一例,但至少還算是輕鬆詼諧,不至於過度尖酸刻薄(DC也從來不是那樣,不是嗎)。
無聊的岔題是因為我向來不愛事先研究歌詞,直到某次跟Chiaki在網路上對話的時候,正好也在聽這首對話歌,突然聽到某句歌詞讓我訝異,忙著跟Chiaki說︰奇怪……他剛剛好像唱了“Frank Lampard”,但怎麼可能寫在歌詞裡呢,莫非是我真的聽錯嗎?於是快速查證了歌詞,確實有這個名字,還繼續跟Chiaki說︰他明明跟妳一樣是曼聯球迷才對啊……(可見果然如影片開頭所說,大家都愛聊一些無聊的話題XD)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MVESWB1CBg


Down In The Street Below (2010, 《Bang Goes the Knighthood》)
這首歌無疑地是我在這張專輯裡最愛的一首歌(雖然有兩首輕快愉悅的單曲,但完全不是我的偏好),以一種無比貼近自己真實狀態的強度打到了我。或許是因為從某年開始,我真的絕大多數時間都耗在家裡(當然並非無所事事),而某部份也像這首歌所說的,開始習慣這樣的生活而越來越少出門,無論別人對你說些什麼,或是對你有些什麼樣的期望,你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夠的正確理由去那樣做。
在某個介紹歌曲的影片裡,Neil先是像個音樂老師那樣開始說明關於編曲面的諸多考量,之後則說這首歌其實傳達的正是他自己的生活經驗,最後這句話對我來說真的很棒︰“you're having a good time with the things you're doing, but... perhaps you feel you should be somewhere else……”

[含歌曲介紹之現場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SXuUB5q6_I
[專輯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gsuAUuMxFw



得乖乖做正事,不能再挑下去了,要不然真的多到還可以再寫個兩篇XDD

就像許多其他我所喜愛的歌者一樣,雖然Neil的聲音已經隨著時間改變了,容貌也已經開始蒼老,然而許多深深被音樂所感動的記憶卻始終留存,並且也同時隨著自己生命體驗的轉換而不斷出現變化。扮演聽眾角色的時候,總是往往會誤以為自己這一方的時間是靜止的,而台上表演者的時間卻像是以倍速在運轉。好像許多事情一下子就過去了,你開始懷念,你開始抱怨,但你還是從心底深深地喜愛那些美好時光,在音樂響起的時候,微笑,並且想念。


喔喔對了,最後最後,應該要謝謝這首歌︰
Carl Barât - The Fal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A3T3-3KiPw



(( Read more...))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But you just don't know whether you're doing it for the right reasons… (Pt.1)

 
確實是在這個秋天,每一天幾乎從醒來到睡去之間的時間,我都陷溺在DC的音樂裡。

就說了是秋天,所以一開始其實是被Carlos的〈The Fall〉給喚醒的記憶,那樣的琴聲、弦樂以及戲劇般的曲調,就算在初聽之時仍未看到歌詞內頁的作者名單,也能百分之兩百確定這是Neil Hannon所寫的曲調……欲罷不能地突然好想聽Divine Comedy,找出舊專輯也順便找了新影片,想不到近期表演形態讓我一看就深深入迷(套句val的形容最傳神︰「他完全是你的菜啊!」),坦白說以前也沒有很認真在注意DC的啊! :p

我當然沒有乖乖地追隨DC十幾年,隨手查詢一下,更發現DC的中文資料幾乎少得誇張,這到底怎麼回事?也搞不清楚他在英國到底算不算紅(叫好與叫座畢竟是兩回事)。所以拋卻創作背景不談,純就聽覺而言,某部份的DC當然是自溺的(並無貶意),那種幾乎意氣風發的神采,彷彿可以毫無窒礙地盡興發揮,音域的真假轉換再加上不時穿插唸白式的橋段,搭配慣常的弦樂編曲,唱來總是充滿戲劇感,歌詞亦像是一則又一則或長或短的小說故事;另外某部份的DC則幾乎充滿流行因子,歡愉、輕快、朗朗上口,幾首過往的主攻單曲皆是最佳例證;還有另一部份的DC極為溫柔且抒情,以最單純的方式述說著關於愛的感懷。


雖然出道將近二十年、發行過十張專輯(另外還有一個純粹好玩的分支團先不算),實在是不算短的時間。但對一個不按照年份追隨DC的聽眾如我而言,彷彿覺得Neil好像一下子就老了。當然40歲這種年紀實在沒什麼(反正幾年後就換我了),不過給我這種極大轉折感的或許是來自今年這張新專輯《Bang Goes the Knighthood》,不僅在聲線與外型上都有了變化,歌曲也彷彿轉為輕鬆詼諧的散文小品,由自己的同名廠牌負責發行而更顯獨立姿態,就連表演形態也不再一如往常搭配樂團或管弦樂,而僅是獨自一人以鋼琴與吉他伴奏,興之所至便與現場觀眾進行互動,歌序亦是隨意變換,像是一場又一場的朋友聚會,那樣自在寫意的魅力,對我而言竟然打敗以往各種他的華麗出場,躍升為極想體驗的夢想之一。

因為擅於用歌曲說故事,Neil總是給人一種濃厚的文人色彩,例如舊作〈The Booklovers〉就曾瘋狂玩起作者唱名的對話遊戲,或是專輯《Absent Friends》從設計到歌曲皆然的那般風雅姿態,翻看維基百科也是密密麻麻一堆「某某歌可能受到某某作品影響」的註解,從來不曾耐心翻找關於他的文章因此無從確認,倒是看到今年的一段訪談之後,對照之下反而顯得有趣︰“I listen to the records I made when I was having hits and cringe. They’re so ‘look at me! I'm clever! I've read lots of books!’ And the truth is, I hadn't actually read most of them.” (The Times, May 22, 2010)

於是我繼續深陷DC大回顧時光︰


Your Daddy's Car (1993, 《Liberation》)
好無憂無慮的一首歌啊…雖然現在表演聽來到底是有點滄桑(而且鋼琴或吉他伴奏都能唱),但是原音版本的輕盈可人,實在充滿一對小情侶閒來無事開著老爸的車子出去亂逛的隨興歡愉,無聊但是卻感覺好愉快…

[吉他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la66S8sJ7xo
[專輯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Z0y315PsCAY


The Summerhouse (1994, 《Promenade》)
我總說val的文字是很歐洲路線的…每次聽到這首夏日小屋,就會想起她曾寫過的故事︰「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再一起回到那個濱海小鎮去呢?」

[專輯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Rp2pj1vO_hI


The Booklovers (1994, 《Promenade》)
文人大點名,這個自製影片也太辛苦了,竟把所有圖片和對話都找齊了XD
[專輯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vPzS91gGzLM


Becoming More Like Alfie (1996, 《Casanova》)
花花公子貌的這首Alfie堪稱我最愛MV之一,現在雖然仍會演唱這首歌,但畢竟當年那種玩世不恭的調調已經不一樣了。他的嗓音中曾有一種非常獨特並且極為吸引我的音頻(或是尾音?),現在似乎也漸漸消失,對照今年現場便可得知……不過沒有關係,好聽的歌曲仍然好聽(當然還有一開頭的招牌手勢時常可見) :p
近期現場似乎都是以吉他伴奏來演出此曲,不過曾收集過2004年的法國電台現場錄音,則是以鋼琴改編並將速度減緩,竟然略帶爵士風味,實在令我深愛不已啊~
收錄有此曲的專輯《Casanova》非常適合當作DC入門篇,雖然它並非DC全貌,但是與幾張前作相較之下卻擁有多達三首單曲(Something for the Weekend、Becoming More Like Alfie、The Frog Princess),亦有持續不墜的永恆情歌(Songs of Love),爵士風情(A Woman Of The World),狂躁壓抑神經質(Through A Long & Sleepless Night、Charge),文學指涉(In & Out Of Paris & London),以及感傷且恢弘、完整弦樂編制風格(The Dogs & The Horses)盡在其中。

[現場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XZSAsVcIzzs


The Frog Princess (1996, 《Casanova》)
我的DC最愛歌!跟上首狀況相反的是,這首歌在今年現場變成鋼琴版之後令我對它的喜愛度驟然大增,當年或許帶些戲謔嘲諷的味道,如今卻變成寫意溫暖的抒情小調。這個影片版我不知道重複看了多少遍(笑),雖然其中彈錯又忘詞,但是舉手投足就能引起觀眾發笑、歡呼或是自動跟著唱和,果然在家鄉Dublin的表演顯得格外自在。

[MV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1L0p2bLOoHU


Everybody Knows (Except You) (1997, 《A Short Album About Love》)
找出這首歌曲MV的時候我笑壞了(Neil先生抱歉並不是取笑你啦),不知道是誰的主意,竟讓他扮成中古世紀文豪(?)並且深深為情所苦。當然這也確實是首非常單純的暗戀小情歌,不過這種路線似乎非常受到歡迎(於1996年發行的Songs of Love亦是如此,不過我私心較偏愛他的其他曲風)。

[現場版]http://www.youtube.com/watch?v=_GSL2Lcnxb8



沒想到一開始之後廢話竟然如此多,只好分成兩集來寫了XDDD

 



(( Read more...))